|設計|繪畫|攝影|裝幀|
工作联系请私信

Sakuya

物质的富足滋养着灵魂的充盈。

为了以优雅、适然的姿态发掘仅在艺术创作中才得以存在的阿瓦隆,他不得不花费更大的精力忍受浮躁的交际、与不知艺术所特有的快乐与痛苦的平庸之辈们谈着仅止于表面的琐事。若他是个完全的理想主义者,或完全特立独行,他则大可以整日沉浸在没有根据的浪漫冥想里,臆想所憧憬的、上世纪的繁华,刻意忽略其散发着恶臭、混沌而迷乱的部分。然而,他的才华得以被理解,却不至于使他艺术的完全价值被发掘;他的财富丰盈得以支持他沉溺于自己的创作,却不足以令他过上一辈子远离尘嚣的生活。这不完全的、恤恤的境地却好像一池颓废的春水,更使得这位真正的艺术家痛苦。他忍受自己的乌托邦被冠以价格、标签、噱头,忍受自己被卷入商业的怪圈,以维护真正神圣的、仅存的孤岛。利口酒不足以温润赤裸的现实,德彪西的月光也不足以令人忘却莫大的压力。他坚守阿芙洛狄忒最后叹息的姿态俨然是苟延残喘,好像在疾病面前不得不抛弃隐居极乐世界的德塞森特。




“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叫我惊惧不安的东西。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只要在我的生活中能有变迁——变迁和无法预见的刺激,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奔赴暗礁满布的海滩的。”

评论
热度(12)

© Sa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