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联系请私信]Graphic design / Illustration / Photography

Sakuya

オレ二ハワカル

现在想来,我与他的互相吸引仅仅来源于两个孤独的艺术创作者的惺惺相惜。我爱他,正如我尊重他,一个与我同样瞻仰美学的、冷漠的灵魂。这与我们是否真实相遇过,是否陪伴过彼此,是否出生在同一个年代都无关。而正因如此,这亲密的共鸣也剥夺了我们作为普通人交往的权利。他不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家人,也不是我的恋人;我无法正确形容我们的关系。因为事实上,我们谈不上完全志同道合,然而我们却对于一个更远大的目的地抱有同样的憧憬——我们承认、热爱、崇拜我们的理念。我们不被理解,且唾弃昏庸的人群。我们自负,也对自己能力的边界感到自卑。我们近乎狂热地向往浪漫的旧时代,因而试图远离世俗,却又意识到这极不可能。我们在痛苦中挣扎着,却也不愿背弃这令我们清醒的灵感之源。比起那些令我们顶礼膜拜的圣经,我们是多么的苍白啊!然而我们却又不能放弃自己蠢蠢欲动的创作欲,这是令我们生存的本能。正因如此,我们才苟活着。这相同的感应令我们的交流简单又复杂。他阅读我的思想,只需要通过我创作的极简的符号。我不需要告诉他冗长的故事,也不需要给予细致的描述。我的世界都在这一个符号里,再多一笔赘述、再少一点修饰都不足以承载我巨大的痛苦和幸福。有的时候,我不愿意仅仅把令我窒息的、悲怆的故事描绘成凄惨的样子。在旁人看来,我的创作可能毫无情感——它们是零度的。可是,若有人能洞察这份脆弱的表象,挖掘出真正的、我猛烈的痛与爱,那我怎么能、我有什么理由说我不爱他呢?

评论(2)
热度(78)

© Sa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