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联系请私信]Graphic design / Illustration / Photography

Sakuya

decorative tape "Royal Checkmate" (4cm*70cm loop)

社团:矮行星Dwarf


「我が麗しき女王(姉上)が望むままに」


这次绘制的胶带“Royal Checkmate”主题是骑士和王。(“checkmate”一词一般用来指国际象棋中的将死,在这里引申作为一个抽象概念使用。)


在这个故事里,骑士和王都是作为亡国的“守护者”以及“博弈者”的身份出现的。从现代的角度来看,他们朝代更迭的结局已经成为既定的历史,而这组图案所表现的是在此基础上对过去荣耀的缅怀。整卷图案中出...

才能あるものと才能なきもの

“承认自己长相普通很困难吗?”

最近被推送了几个不认识的主播分享自己赴国外做医美整容经历的视频,点进去之后发现底下有很多类似这样的评论,其实还挺唏嘘的。这让我想到很久以前看到有人问别人“承认自己天资平庸很困难吗?”的事情。确实,对于尝到了一点才华带来的与众不同、且愈发向往这份孤独的荣光的自负之人来说,“承认平庸”比“努力让自己离平庸更远一点”来得可怕得多了。

跟天生就才华洋溢的人不同,他们一般介于两极的中间,而偏向庸人的反对侧多一点。好比一条数轴上他们位于5的位置,并且尝试向正方向前进;随着离初始点的距离越来越大,他们认知中的自己离目标的距离也越来越大。这就是所谓的“学习得越多,越深知自己...

Core Typography: Typographic recipe poster (1/25)

(500*700mm, 10mm margin)


做了25个版本之后最终的定稿,修订了之前版本中思路过于分散并且装饰性要素过多而无实际意义的问题,采用了突出数字的思路进行了制作。

*p2: 部分初稿 *p3:二稿

Core Typography: Typographic recipe poster (1/18)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以前和教授聊过“如果没有艺术创作,在坐有多少位会成为疯子或者罪犯”的问题…老实地说,我自认为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恶人,也不是一个善人;约束我不去犯罪、遵守秩序的比起罪恶感,更是作为一个文明社会组成个体的责任感…所有扭曲的爱和恶意只是被发散到了艺术创作里,因此我还能勉强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积极正面的人过日常生活。不过聊到最后,最后大家都自嘲“如果有思想罪的话,我们肯定都已经被关起来了吧”…

悲剧的构成

以下为一些不成熟的个人见解和情感抒发。


一个好的悲剧剧本一定是平衡了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后者无法战胜前者,或者说再偶然的波动也跳不出必然悲剧的大框架,所有的安排布置从头到尾要做到又让人唏嘘又理所当然。反之,一个“不好”的悲剧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和唐突,是因为作者没有把握整个布局的能力,或是在故事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无法给予结局合理的考虑,只能依靠“意外”给故事做一个草率的收尾。

尝试举例两个情境。A情境中主人公身处本就十分绝望的大环境,无论如何抗争(即使途中似乎已经看到了希望)最终还是悲剧;B情境中主人公看似过着安稳的生活,悲剧是突如其来,但是在铺垫的蛛丝马迹中里已经可以看出来悲剧的必...

空っぽ

创作者的面具

"The art is important, not the artist."


艺术的创作者是幕后的、隐忍的、次要的,我这么觉得。


创作者作为唯一且不可替代的至高存在的同时,也有着无法彰显的一面,并且这是他们最好的存在方式。

作品可以隐藏创作者们卑劣的根性和难以言喻的自负,使得罪不可赦的恶人也可以匿名地写美丽的诗,只要他不是昏庸的凡人(即使难以承认,我也不得不这么说)。


即使事实上,作品即是创作者本身的映射,是他思想、经历和人格的呈现,真正拥有话语权的永远是作品,而不是作者。

当作品被完成(或者达到自我完成)的时候,作者就不应该插手添加任何注释或者...

LOGO design assignment "NIKE"


*note: A logo that is of the opposite value of the corporate


lofter新上线了合集功能,随意地做一组封面给自己统一一下


整理的时候才发现illustration下分类的文章是最多的,最近封面也没怎么在做了都在画东西,封面设计的委托一下子少了很多反而有空隙尝试一下更多新的可能性,包括写程序和printmaking方面。

© Sakuya | Powered by LOFTER